本站信箱[email protected]

菊潭文學
您當前位置:首頁 > 人文內鄉 > 菊潭文學
仰望女人
添加日期:2019-04-08 08:35:39   來源:   作者:王書成   瀏覽量:

       在上小學的時侯,曾讀過郭沫若先生一篇叫“女神”的詩集,其內容概要不必細說。只記得有句名言,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沒有女人,就沒有春天”。由于年少,不諳世故,因而也就不甚聊聊了。在歷經了人事滄桑之后,對郭老的的銘訓,才有所感悟。

       我在漫卷詩書中游離漸行,女人的話題,也就連篇累牘了。施耐庵在水滸傳里,對潘金蓮的際遇描寫,雖然是泛泛地述說,卻遠遠蓋過了那么多英雄豪氣的壯烈場境,讓世人纏綿緋側,難以忘懷!僅此一例,足以說明,女人的話題,就是一個永恒的話題,且常勝不衰,賦有新意。
       女人,承載著人類終極的精神需求,何能舍而棄之呢?
       女人置于男人,僅只是性別的差異,何以如此的曼妙神奇,先聲奪人呢?女人喻于春天,緣于其集繁華,艷麗,素雅,幽靜,美麗,可愛于一身,令人透徹寒骨,不能釋懷!  
       女人當如花:春有百花,爭奇斗艷,萬千競放,美不勝收!女人若花,從含苞到綻放,從娉婷到凋謝,花開花落,是朦朧婉約的畫,是靈動飄逸的舞,是悠揚曼妙的歌,是耐人尋味的詩。紅塵漫漫,搖曳浮動,嬌艷欲滴,暗香盈袖。
  女人有風情萬種:人間美麗無限,莫過于女人嬌盈!有“嫻靜如同花照水,行為比如柳隨風”的嬌柔,有“酥指點唇芙蓉俏,娥首垂項冰肌綃”的嫵媚,有“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啟笑先聞”的嫣然,有“彎弓征戰作男兒,夢里曾經與畫眉”的颯爽。女人,是江南的三月煙雨,是北國的霜雪冰瑩,是波濤激揚的浪花,又是遠山夕照的霞紅!
       女人是優雅恬靜的:身處喧囂塵世,心在云水之間,默默地吐露著自己的芬芳。明媚于心,放眼物華,悠然自得地閑看云卷云舒!用灑脫走過秋冬春夏。心有琴弦,雅意一生,綻放著自己,美麗著世界,任世上風云來去、浮萍聚散,我自悠然娉婷,安之若素,云淡風輕,面對遲暮凋零,依然會從容笑迎!
  女人有自我豐滿:她們把心語寫在風里,把柔情沉在水中,把熱望寄托在茫茫紅塵之上?;蛉崛?,或貞烈、或傾國傾城,或寂寞一生,朝朝暮暮,依窗苦等。“夢里尋他千百度”,“女為悅己者容”?;ㄏ闥囊?,何患無蜂?搖曳在紅塵一隅,豐姿卓越,旖旎相逢,與知音觸摸時光的心跳,去傾聽歲月的叮嚀!
  女人是端莊凝重的:?;瞿蚜?,何必張慌失措?只要你擁有風韻與內涵,擁有優雅與淡定。心存禪念,唯我獨醒,將經年的流韻細細盤點,讓過往的塵香入住心間。傲如松,靜若蘭,虛于竹,何患有之,何愁富貴不能至之!
  女人之美,在于心靈:既有天空海闊的胸襟,又有輕風細雨的柔情。應懂得寬容、知足、感恩,慈悲。女人,不隨波逐流,也不人云亦云。“達亦不足貴,窮亦不足悲”,懂得把生活的風風雨雨,纏繞成柔腸百結,把生命的百轉千回,書寫成雋永的詩篇!
       列夫托爾斯泰曾說:“人不是因為美麗才可愛,而是因為可愛才美麗”。其實,閉月羞花、沉魚落雁,琴棋書畫,作為女人,不足以面面俱到。只要有氣定神閑的優雅,善良純凈的心靈,低頭回眸的溫柔。你要以最美的姿態綻放開來,縱然紅顏彈指,芳華逝去,她依然有萬千寵愛的緣份,讓男人夢繞魂牽,永無背叛!
    人生不可預期,命運全靠抗爭,人生在于歷練,青澀終將成熟。女人,只要自立、自強、自尊、自愛。用微笑作筆,為枯山描綠,為憂傷筑堤。面對暖陽,刪繁從簡,即如此,就一定能把每一個平凡的日子,都梳理成浪漫、釀成詩意。途經四季冷暖,安然與時光對坐,守著自己的煙火,與日月把酒,與風云傾杯,與經年言歡,心不染塵,情不染殤,花開優雅。讓女人的芳香,不辜負上天的賜予,為自已是個女人,生而無憾,昂然暢笑:下輩子還做女人!
上一篇:返回列表      |      下一篇:清明節詩(五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