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信箱[email protected]

菊潭文學
您當前位置:首頁 > 人文內鄉 > 菊潭文學
黨員張衛國的離鄉與返鄉
添加日期:2019-04-30 10:47:40   來源:   作者:楊麗青   瀏覽量:

 他鄉再好不是家,所以我回來了

--記馬山口鎮馬坪村張衛國的離鄉與返鄉  

 

“你為什么要回來?窮窩里的苦還沒受夠嗎?!”

“正因小時候受了很多苦,所以我才回來啊,讓大家不再受苦!”

“哪兒不能安家?為什么非要回來?”

他鄉再好不是家,所以我回來了,我要讓老家變成讓人向往的地方,所以,媽媽,你就別勸我(再走)了!

 

 

2018年元月,和往年一樣,馬山口鎮馬坪村在外創業多年的張衛國回家過年,支書朱自君又一次登門。

“國啊,你出門見過大世面,能不能撐頭給大家找個事兒干干?你看咱們這里,都成老弱病殘了,再不發展,過不了幾年,都沒年輕人了!”

“如果在我們老家干事,你們覺得干啥好?”

“能干啥?我們除了扒坷垃(種地)、看牲口,別的都不會!”

恰巧鎮政府主辦返鄉人員座談會,支書推薦張衛國參加?;嶸狹斕濟淺┨嘎砩澆甑姆⒄貢浠?,和對人才回歸的渴求,張衛國深受觸動,知道自己該回來了,該是為家鄉付出的時候了!尤其想到支書充滿期待的眼神,張衛國想起了自己,那不得不離開家鄉的痛苦!

1992年,成績非常優秀的張衛國在老師不無惋惜的嘆氣中,離開了王場初中,16歲的他輟學了!家里實在供不起他,每學期開學時六七十元的書雜費,如大山般讓父母不堪重負!看著父母憂戚的面容,他再也不敢堅持追逐自己的大學夢!

小小的他,心里無限悲憫:我的父母勤勞肯干,為什么我家還這么窮?村子里,和我家相同處境的戶還很多?和我一樣的命運的孩子,豈止三五十個?!

怎么擺脫貧困?怎么改變我和我的父輩、我的伙伴的命運?

無數個難眠的夜晚,這個問題不斷冒出,并且越來越清晰!

大學夢落空了,助人脫困走出貧窮的夢清晰的展現了。

16歲的他,能做啥呢?

未到成年,打工也沒人敢要。張衛國確實安心地在家,用稚嫩的肩膀和父親一道挑起養家的重擔。

衛國的字寫得好,人又利麻,當然是村干部的首選,于是,他成了村委的編外干部主抓計劃生育工作;他的母校,王場初中也找到他,把整個學??湯嫻牟釷陸桓?,刻一張0.2元,最多時一天能刻六七十張,在當時這可是高工資!畢竟考試的次數是有限的,這樣的高工資不見得每天都有,他家的日子還是捉襟見肘!

1994年,張衛國18歲了,當年即應征入伍。成為一名義務兵是無限榮光的,農村出來的孩子,非常珍惜這樣的機會!從穿上軍裝的那一刻,他就立志:一定要活出人樣,成為家鄉人的驕傲!軍營,張衛國刻苦學習業務知識,每項工作都追求精益求精,成了能文能武的多面手”——作為工程兵,他能開挖機,沖鋒在工程一線;但走出大型機械操作室,他又掂筆寫材料、出板報,挑起領導文書的重任。部隊是個大熔爐,三年的軍營生活,張衛國早已褪去少年的青澀,變的成熟穩健,善于思考,具有交強的洞察能力和邏輯分析能力。

退役后,他去了天津,他用自己勤勞樸實吃苦耐勞贏得第一份工作,成了生產線上的一名普工。普工做了不到半個月,又因他不怕吃苦、善于琢磨、執行力強,而被任命為組長!

這是一家專門生長自行車對外出口的臺資企業,老板看重產品,更注重人品!業務捻熟的張衛國,在不到六年的時間里,實現了由組長、到課長、到經理的職務轉換。這時的他在自行車制造業界已是小有名氣。這段時間,他能做的就是,竭盡全力,幫老鄉介紹工作,一方面通過自身擔保,推薦老鄉進廠務工,一方面與廠方協調保證不欠薪且盡量高薪??吹較縝酌喬鈉鵠?,心情好起來,他打心底感到高興和自豪!為家鄉人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幫助鄉親擺脫貧困,是他夢寐以求的渴望!

摸滾打爬十年多,2009年冬末,輕車熟路,他在天津市開辦了自己的自行車廠。

順理成章,他是家鄉人口中交口稱贊的“好人”和“恩人”!得益于他幫助的人,超過2000名。

這是他實現的帶領鄉親脫貧的短期計劃,因貧輟學是他少年時代最大的遺憾,他不愿這樣的悲劇再在家鄉出現。

但張衛國清醒地知道,能帶出來的,多是體力尚可、年紀不算大的中青年,經濟收入高了,但空巢老人、留守兒童、土地撂荒等社會問題,不斷顯露、突出、不可逆轉!離鄉20年,張衛國親眼目睹了,生他養他的曾經熱鬧的村莊,日漸蕭條,最終變成消失的村落。隨著國家扶貧力度的加大,至2018年,他出生的地方嶺南組,只剩下13人居住,且有隨時搬離的可能!因為這戶人家早在5年前已經在集鎮買了房!

以前明晃晃的生產路,如今樹木荊棘密布,無從通過,野豬獾子在曾經的院落里徜徉覓食……

改善環境、發展項目成了他振興家鄉、帶領貧困的不二選擇!

要發展必須有人,樂業方能安居!

這些年走能闖北,鄉村旅游、生態農業,最是打動人心!天津薊州、南陽西峽、信陽郝堂都是最好的啟迪!

外鄉再好不是家,落葉終是要歸根。

想通這一點,張衛國迅速盤賣了自己經營8年的自行車廠,回來了!

他想了,也考察論證過了,就是利用現有條件,一是做林下養殖,二是做生態種植,三是做鄉村旅游。

說干就干,張衛國立馬注冊了“衛國家庭農場”,做好環評手續。2018年農歷219日,他的第一批兩萬只雞苗運回來了!自己老宅周圍,是一片茂密的竹林,屋前屋后柞樹郁郁蔥。漫山遍野不設圍欄,小雞自由逍遙,追逐嬉鬧,任意覓食!

散養雞生長周期長,活動量大,食量也大,單憑山林覓食顯然不夠,張衛國根據村委推薦,招了五六個來自貧困戶家庭的老鄉,做為飼養員。日暮時分,飼養員,背著玉米、麥麩,在老宅不遠的幾個山頭固定的位置,投喂!“咕咕,咕咕”,三五聲呼喚后,四面八方的雞如同運動員集合似的,呼啦啦,集結而來。投食點旁邊是幾個簡易雞棚,搭著五六層的木架,那是雞們的健身房,也是休息地,避雨所、下蛋窩。第二天一早,雞外出覓食了,雞棚空了,員工們逐個雞棚巡查,10分鐘后,一筐筐,一籃籃雞蛋,出棚了。不用進屋,早有快遞調運車等在村邊,打包后,直接運走!

在雞蛋銷售上,張衛國真不用愁:他的戰友、曾經的生意伙伴們知道他回歸家鄉,用生態農業帶動鄉親的行為,非常支持,主動幫忙宣傳。南陽市中心醫院是最大的客戶。

散養土雞運營正常后,張衛國啟動了第二部計劃,發展獼猴桃旅游長廊,即生態種植。

其實這個念頭的萌生,早于散養土雞!

春節時,他到老家近門拜年,就有老年人,給他念叨:國啊,你給支書說說,看看能不能讓咱們這里,也像西沖一樣?

說這話的是東沖人。

老人嘴里的西沖情況,衛國是知道的。

西沖那里,土地貧瘠,水利不好,交通也不便,農民望天收!種難、收難、賣難。通俗地說。就是種地不賺錢,遇到旱情,更是顆粒無收!所以,2004年左右,牧原分公司在此設立時,鄉親們拍手歡迎,土地不但可以以每畝300元的價格租給牧原公司,保證旱澇都有收成,同時,一些不能進廠務工外出打工留守家里的老人婦女們還可以在這些土地上除草施肥澆水等,掙個“活錢兒”。(注:牧原公司把這些土地租賃后,種植了花卉苗木)

所以,東沖人有些“眼氣”西沖人。

張衛國深切體會:土里刨食的鄉親,贏得起輸不起??!

其實支書朱自君也早有這樣的想法,兩人一拍即合。馬山口鎮政府得知張衛國的發展決心,當即表示,樹苗、樹樁、化肥由政府協調,免費足額供給。

有了鎮政府、村兩委的堅強支持,張衛國信心倍增。

迅速入組進戶談租地,他的實干與熱忱,大家都有目共睹,租地過程,幾乎是一帆風順!不到5天,涉及41280畝地全部簽租且租款一次到位。201811月,獼猴桃樹苗,齊刷刷地栽植完畢!

養雞和種樹的同時,張衛國“五指彈琴”,推介馬坪村的投資優勢,創業環境。20189月,張衛國的戰友劉勇第一個先來了,走時留下100萬元的現金和一句話“幫我把農莊建好啊,質量啊,把握住,以后我們就來這里養老了,這么美的地方,不來住,太對不起自己了,錢的問題,放心吧!”劉勇退役后,一直在天津從事房地產開發,本是南召人,也有著濃濃的報鄉情結。無奈家人都在大城市定居了,他把自己對故土的愛,轉移到鄰縣的內鄉,交給最信賴的戰友。11月,張衛國所在部隊的退伍領導也來了,這是一個地質方面的專家,他和劉勇一道,在衛國的地盤走了一圈后,規劃方案立馬就出來了。打井、修路,張衛國開始了另一輪忙碌——籌建生態莊園。

談起張衛國的獼猴桃基地,辛莊組的60多歲的馬鐵虎,興奮不已:

他說,得虧地給衛國,要不是這,就今年這旱勁,顆粒無收是鐵定的了,搭功夫不說,種子化肥全賠了!如今15畝地都流轉給了張衛國,不但有了7500元的收入,

張衛國委任他當“工頭”,本組的98畝地交與他全權管護,除草、施肥、澆水時,馬鐵虎,一聲吆喝,立馬召集10多人。他只需在田間地頭看看,都是莊稼活兒的“老把式”,干好好壞,一眼便知,這種“地主”的感覺,讓他很受用!因此,他每月還有2400元的工資!

這比自己種地收入多了三四倍!

“這都多虧了衛國??!他是我們的福星!”

馬鐵虎反復念叨這句話,說不盡的感激。

同樣感恩戴德的是張衛國曾經的鄰居貧困戶彭有群,殘疾且單身,平日里饑一頓飽一頓,衣衫臟且舊。衛國農場建成后,他是第一批工人,每天就做些掃掃綽綽和巡山撿蛋的活兒。大家都叫他“雞司令”。自從進了農場,“雞司令”的生活水平大大提高,飯有人做,衣有人洗,享受不是親人勝似親人的關心與呵護!

“每頓飯都是熱乎乎的,還有肉和蛋,味道特別好!”

能夠按時吃上熱乎乎的飯,彭有群已經很滿足了。張衛國又給他每天60元的報酬,更讓他欣喜不已!

“能幫人處且幫人,多數人都能做到的,我沒覺得自己有什么了不得??!”面對大家的感謝,張衛國非常認真地辯道!

上一篇:返回列表      |      下一篇:盤下九峰山,揚名菊花茶